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诈骗新道具:“押款箱”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1-11-25 15:51 分类:旅游新闻 点击:
简介:家有资产上亿,因深陷诉讼被法院查封上千万现金,急需借款疏通关系解封,现在借款1万以后还10万,还有法院贴上封条的押款箱做担保殊不知,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。5月9日,江苏省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对廖思文、李明亮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。 2017年初

  家有资产上亿,因深陷诉讼被法院“查封”上千万现金,急需借款疏通关系解封,现在借款1万以后还10万,还有法院贴上封条的“押款箱”做担保……殊不知,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。5月9日,江苏省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对廖思文、李明亮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。

  2017年初,廖思文的朋友小伟找到他,请他出面找李明亮借钱。小伟自称和李明亮太熟悉,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开口借钱。后廖思文以其名义写下了借条,小伟作为担保人向李明亮借了10万元。没想到小伟拿到钱以后就翻脸不认账了,廖思文多次向小伟催要未果,无奈之下扣了小伟的车。小伟就此起诉了廖思文,要求廖思文归还车辆,法院判决廖思文败诉。

  为了还债,廖思文四处借钱,从同学钱东海手中借了10余万元高利贷,后因利滚利越欠越多,拆东墙补西墙也没能补上窟窿,还欠下其他外债40余万元。

  一天,廖思文在翻看法院给自己的判决书时,想到自己被朋友坑了一把,是不是也可以通过虚假官司骗人钱财呢?就此廖思文开始筹划骗局。

  2017年5月,廖思文从五金市场购买了工具箱,里面铺满了从地摊上买的冥币,最上面摆上两张真的百元大钞,又买了电子控制开关,并伪造法院封条贴在箱子外面。

  做了这个“押款箱”以后,廖思文对外宣称父母在上海做生意炒股挣了一个多亿,现在有个官司在淮安市淮安区法院,父母7000多万元都交给了他,但因先前败诉了官司,淮安区法院将他的现金查封了,只有不断向法官交钱疏通关系才能解冻账户资金。

  廖思文向钱东海借钱时允诺,借一万,还十万,还拿了几个“押款箱”给他,告诉钱东海这是法院查封他的现金,每个箱子上面都有锁,里面有报警器和定位,官司结束前不能打开,只有法院专门的设备才能解除警报和开锁,私自打开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。

  “他曾经把装钱的箱子打开一个缝给我看,我看到里面有白色的贴条还有遮板,遮板下面确实是现金,我就觉得他靠谱,现金放在我家里,我还怕他还不了钱吗?”钱东海相信了廖思文。

  2018年4月,为了让钱东海相信他真的在法院打官司,也为了拖延时间,让骗局更加可信,廖思文找到李明亮,请他帮忙冒充淮安区法院执行庭王庭长。此时廖思文还欠着李明亮六七万,李明亮想要快点拿回自己的钱,便答应了廖思文的请求。

  一场联袂双簧好戏上演了。李明亮摇身变成了淮安区法院执行庭王庭长,在电话中廖思文询问李明亮假扮的“王庭长”,案件办到哪一步了、还要走什么流程等。“王庭长”假模假样地告诉廖思文,案件正在办理,要再等一段时间,还需要花点钱疏通一下。廖思文将与“王庭长”的通话录了下来,钱东海听了录音之后更加深信不疑。

  2018年11月,廖思文安排钱东海与“王庭长”见面,觥筹交错间“王庭长”又谈了谈廖思文的案件,还提到了淮安市有个新能源项目,让廖思文投资两千万。钱东海听了也心动不已,憧憬着廖思文资金解冻以后自己也可以分一杯羹。

  就这样,廖思文不断从钱东海手中借钱,也不断拿“押款箱”给钱东海,允诺资金解冻后一次性给钱东海500万元现金。廖思文还会向钱东海出示盖有法院印章的保全单、银行存缴的回执单。

  两年多时间里,钱东海甚至卖掉自己一辆轿车,借款给廖思文。有一段时间钱东海手里没钱了,便询问廖思文能否把“押款箱”拆了,把钱先拿出来用。廖思文为了稳住钱东海,便将“王庭长”带到了钱东海家。“王庭长”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假装操作一番说屏蔽了“押款箱”的信号,并再次强调“押款箱”不可以拆封。

  截至案发,廖思文前后一共给了钱东海182个“押款箱”,从钱东海手中骗到了86万元。

  骗局进展顺利,廖思文心态也发生巨大的变化,他觉得做一个“押款箱”是骗,做十个“押款箱”也是骗,钱来得实在太容易了,通过同样手段,他联合李明亮又陆续骗了7人。为了图省事,廖思文甚至在一部分箱子里直接装了泥土和白纸。廖思文大肆挥霍骗取来的钱财,在某网络平台打赏主播就花了近30万元。

  2019年10月,廖思文仍以在淮安区法院有民事案件未结,需要花钱处理为由,骗了小齐25万元,并陆续给了小齐16个“押款箱”。

  “他告诉我这些都是被法院保全的现金,还给我看了法院的财产保全单,保单上显示淮安区法院冻结中国银行卡163万元,现金押款450万元,还有一辆大众牌途观轿车都进行了保全,解冻日期是10月26日。”小齐以为,廖思文案件结束后,他会把所谓被法院扣押的途观汽车赠送给自己。

  很快到了月底,廖思文一直没还上钱。小齐坐不住了,打电话询问淮安区法院是否有廖思文的案子,还向中国银行核实了是否有电子回执单,答案都是否定的。小齐强行打开其中一个“押款箱”,发现只有表面两张100元面值的人民币是真的,其他都是冥币。

  2019年11月7日,小齐报警,当日公安机关将廖思文抓获。案发后,民警通知钱东海等人,他们仍不相信这是一场骗局。

  经审查,廖思文涉嫌诈骗数额205.87万元,数额特别巨大,面临较重刑罚;李明亮涉嫌诈骗数额10.62万元。

  检察官提醒,所谓法院定位报警的“押款箱”并不存在,本案被害人本可通过银行核实存单真伪,或通过法院、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生效判决的相关信息,在遇到不切实际的高收益时要保持警惕,通过官方渠道核实信息,以免受骗,避免不必要的财产损失。

热销推荐